网站首页 部门概况通知公告工作动态职教政策职教信息教学督导重点建设项目教学诊断与改进规划与实施学院主页
  首 页
部门概况
通知公告
工作动态
职教政策
职教信息
教学督导
重点建设项目
教学诊断与改进
规划与实施
学院主页
 
  职教信息
《职业教育信息汇编》2016年第11辑,总第98辑

发布日期:2016-11-25 作者:

 

《职业教育信息汇编》2016年第11辑,总第98

 

势之所趋:工匠精神的时代意义与内涵解构

德国人的工匠精神是怎样炼成的

 

势之所趋:工匠精神的时代意义与内涵解构

【作者】姜汉荣

【出处】《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6年第21期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由此,工匠精神再一次回归到了中国公众的视野。重树工匠精神、培育大国工匠已然成为中国从中国制造中国智造”“中国质造”“中国创造,实现制造强国梦想的强大精神支柱,也成为中国职业教育面临的又一个崭新课题。

一、工匠精神:职业教育的时代担当

为应对全世界激烈的市场竞争,德国在2013年提出了工业4.0的兴国战略,以全面数字化、网络化、自动化和智能化为核心,通过发掘新形式工业化的潜力,力图保持其制造业领先全世界的先发优势。中国同样也面临着经济高速发展后的诸多问题,也正试图通过供给侧改革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一方面,市场导向、客户导向规则在国内市场的一段时期里和一定程度上的失灵,导致了中国企业片面追逐产能和利益的最大化,这种舍本逐末的做法虽然给企业带来了短期效益,但产能过剩的背后是重复建设与有限资源的浪费,深刻影响到整个社会生产的均衡发展。而且仅以片面的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不但牺牲了产品的品质,也放弃了企业品质的培育,这种发展必然是不可持续的。产能过剩以及由此带来的不均衡发展,是可以在技术层面通过推进供给侧改革来缓解或解决的。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对产品和服务的关注从有没有开始转向好不好,品质成为需求能否得到现实满足的最重要指标。由于我国制造业的先天不足,圆珠笔的笔珠用材到今天还在大量依赖进口。面临这样的状况,2015年中国版的工业4.0” 《中国制造2025》规划纲要出台,并将引领今后一段时期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方向。设备与技术的先进性固然是产品品质的重要保障,但推进与发展的决定力量还在于人,也只有人可以实现产品和服务的创新以及对产品和服务品质的控制。既然社会需要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而最终又取决于人,那么从何而来?这就有赖于现代职业教育培养出能够提供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更可靠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显然,传统职业教育与办学偏重技术培训,强调必需”“够用的理念已不合时宜,而是要更多地呼应社会发展的当代诉求,这一诉求就集中体现在人才培养的质量上,尤其是人的品质上。人的品质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具备高度的职业认同;二是具备高超的专业技能;三是具备高尚的事业追求,所谓依天工而开物,法自然以为师,这与工匠精神的内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工匠精神的培育理所当然地成为职业教育的时代担当。

二、三合一:工匠精神的应然解构

在全球,日本是拥有长寿命企业最多的国家,有3000多家的企业寿命超过了200年的历史,德国也有800余家类似企业。这些长寿命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企业里一直传承着工匠精神。所谓工匠精神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专业、专注、极致等都是其关键词。对工匠精神的内涵进行解构,可以进一步认清我国职业院校的人才培养目标,为职业教育本身的应然作为提供路径。

(一)匠心”——“工匠精神之基

所谓匠心,就是对职业的高度认同,有安于做一名工匠的意愿,这是工匠精神之基。职业认同一般是指个体在心理上对于自己所从事职业的意义、价值等的赞同或认可,关系着个体生产劳动观念的确立和从事职业的忠诚度。匠心的营造,是一项社会、学校、政府互动共振的系统工程。首先,整个社会要营造尊重劳动、尊重劳动者的氛围,让劳动最光荣成为全民的核心价值观。按生产要素分配与按劳分配的结合,让一部分人模糊了对于多劳多得的认识,片面地认为付出劳动的多寡与回报不再是正比例关系了,进而衍生出许多投机取巧的事情来。2013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会上曾指出,人民创造历史,劳动开创未来。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开创我们的美好未来,必须紧紧依靠人民、始终为了人民,必须依靠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与劳动群众创造历史一脉相承,也从根本上决定了劳动必须得到尊重,而且要拒绝投机,诚实劳动。其次,职业院校要营造出浓郁的职业技术文化氛围,让学生充分感知职业和劳动,并能够深刻体会到做一名技术工人的光荣。近年来,各行各业涌现出了一大批岗位标兵、技术能手,他们的先进事迹,尤其是生产一线技术工人、院校优秀毕业生的先进事迹,都可以成为学生学习的榜样。再次是政策导向,国家调整职业教育相关政策,让更多的学生走进职业院校学习专业技能。瑞士的世界品牌占有量居全球第一,其职业教育功不可没。在瑞士每年有70%以上的初中毕业生进入中等职业学校学习,生源规模导致了学习竞争压力的传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发职业院校学生学习专业技术的自觉性。

(二)匠术”——“工匠精神之本

所谓匠术,是指基于技术、技能运用所追求的合理、科学的技巧,广义上属于工匠情商的范畴,是工匠精神之本。有人曾怀疑工业4.0和智能制造在解放人的同时,也会因为无人化车间的存在而对技术传承带来消极影响。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人的智慧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永远是不可或缺的,人的作用也会在传承与创新中得到更加淋漓尽致的展现。职业教育在其中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重实践、轻理论的问题。职业院校在培养学生专业技能的时候,往往会片面强调专业实践课程的重要性,认为学生会做就行,至于个中原理并不重要,这种只将学生扶上岗的做法并不是高度负责的态度,也直接影响了学生职业发展的可持续性。另一个则是重技能、轻人文的问题。在教育中漠视学生综合素养的培养,导致学生人际交往能力、岗位迁移能力的不足,严重影响了学生的职业发展能力的培养。职业院校要做的是正确处理好专业理论与实践、技能培养与全面发展的关系,传承好技术,培育好素养,帮助学生成长为神乎其技”“人技合一”“行之久远的人才。

(三)匠德”——“工匠精神之魂

所谓匠德,是对职业的专注,敬业而有为,这是工匠精神之魂。技术革新、社会进步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着,今天的新技术可能在三四年以后就有了新的变化。面临快速革新的技术,职业院校在人才培养中最需要的解决的另一个课题就是如何让学生静下心来学好一门技术、用好一门技术。合格产品、高品质产品、卓越产品,这是产品的不同境界,也是做人的境界。技无止境,具有匠德的工匠,会专注于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永远行走在追求99%提高到99.99%”的极致之路上。一味追逐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的生产方式,或许可以带来一时的增长速度与回报,但绝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还极大地沙漠化了匠德的成长土壤。这也启示职业院校应该摒弃社会浮躁,安心做学问、传技能;教师应该心无旁骛,彻底改变快餐式教学、两张皮的不良现状,和学生一起学在教室、走进车间,专心育技、耐心育人。教师对学生要有积极的期待,尊重学生的学习,尊重学生的专业和职业,尊重学生的发展。

三、独具匠心:职业教育现代化的内在诉求

(一)关于职教现代化

马格纳雷拉指出现代化是发展中的社会为了获得发达的工业社会所具有的一些特点,而经历的文化与社会变迁的、包容一切的全球性过程。一般可以将现代化理解为技术的发展、农业的发展、工业化和都市化4个交互作用与运动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教育既是遵循自身发展规律、实现现代化的有力推动者,也是现代化进程中的固有内容。职业教育的现代化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要求,也是现代化的应有之意。对职教现代化的理解,至少包括 3个维度是职业教育自身发展的机能得到优化,从教育理念创新、设施设备建设,到课程开发与管理、学生培养与使用等与现代化要素之间的正常互动;二是职业教育服务社会发展的能力得到提升,职业教育能与其他教育类型相配套,为社会发展构建起完善的社会服务保障体制;三是职业教育创新发展的空间得到拓展,能够具备职教发展的全球化视野,建立起先进的职教理念,确立职教的话语权,引领世界范围职教的发展。现代化的核心是人的现代化,而职教现代化的最终成果一定是职业教育培养的人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与社会现代化的发展之间往往呈现出一种不平衡性,这种不平衡就需要现代教育在培养人才过程中予以关注。当前的工业领域,技术创新是关键,工匠精神的培育是时代的现实诉求,也是人的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因此,职教现代化已然离不开工匠精神的培育了。

(二)现代学徒制与工匠精神的契合

工匠精神的传承、发扬与现代职业教育是分不开的,而现代职业教育在办学模式上的一个重大突破就是现代学徒制的成功实施。因此,现代学徒制是在现代职业教育背景下培育工匠精神的有效途径。瑞士职业教育的学徒培训制世界闻名,学徒每周有1~2天的时间在职业院校学习,身份是学生;3~4天的时间在企业实习或者在行业组织建立的专门培训中心、实训车间培训学习,身份是员工。在学徒制下,企业居于主导地位,参与职业院校人才培养的全过程,并能优先享受人才储备和人才使用。德国工匠精神同样离不开德国职业教育的双元制培训体系。双元其一是职业院校的教育教学,其二是企业或公共事业单位的校外实习实训或生产,后者即为学徒。双元制正是德国制造的产品质量被18世纪末的英国人所质疑的背景下建立起来的,这与当前中国制造所面临的境遇有着相似之处,值得借鉴。不难发现,正是瑞士、德国职业教育中的现代学徒制,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具有工匠精神的匠人,并使自己的国家成为制造强国”“品牌之都,产品品质取信于全世界。作为我国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实现职业教育现代化的重要内容,现代学徒制试点与工匠精神的培育有着诸多契合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学习规模小型化。社会上的工匠一般是一对一、一对二,师傅同一时间所带的学徒人数很少;现代学徒制同样强调小班化教学,人数控制在5~6人。规模小型化的优点是教师或师傅对学生个体的关注度将大大增加。

二是技能学习实践化。在工匠的成长之路上,师傅将学徒带在身边,先看再做,由浅入深,师傅就是教材;现代学徒制秉承做中学”“做中教的理念,让学生在实践中习得技术和技能。实践出真知,技能学习的实践化可以有效提高学生的岗位认知与职业认同。

三是技艺传授精致化。中国古代有师徒如父子之说,这体现了师傅传授技艺的无私以及师徒关系的紧密。现代学徒制与此类似,保证了师傅、教师和学生在技艺上的切磋、交流的时间,让师傅和教师有足够的耐心来精心传授技艺。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制造与职业教育现代化、现代学徒制及其彰显的工匠精神存在着深刻的关联性,通过契合点找到切入点,工匠精神一旦在职业教育中扎根,就会对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产生蝴蝶效应,极大地促进社会发展。

(三)职教现代化的内在诉求对于职业院校培育工匠精神的启示

职业教育现代化也是职业教育对时代发展的呼应。教育部于2014年出台了《关于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地重视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着力构建现代学徒制培养体系。这正是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构建的重要内容,也是工匠精神得以发扬光大的重要载体。

1.职教主体的多元化

工匠精神培育的源头在于企业岗位,没有企业参与的职业教育是不完整的。现代学徒制通常实行职业学校和企业相间培训和学习的方式,学徒有2/3的时间在企业体验技术文化、接受生产培训,1/3的时间在职业院校学习专业理论,教学的双主体是其显著特征,职业院校教师和企业傅共同参与人才培养的全过程。

2.实践教学的个性化

实践教学个性化体现的是职业教育在尊重学生个体自主发展前提下的一种人文情怀,为学生自觉自愿认同并传承工匠精神奠定心理基础。个性化教学的前提是打破现有成建制班级一对多的现状,实现师傅与学徒的比例保持在 1∶3,最大限度地保证师生能够面对面充分交流,学生充分感知教师、师傅的德与艺。同时,现代学徒制还可以按照学生的学习能力进行分组教学,以企业生产工艺的复杂化、精细化程度作为项目差异化学习的,通过不同岗位(学习模块)的轮岗学习、定制学习,允许学生发展特长,使每一个学生都能在学习中有所收获。

3.职业行为的专业化

这里的专业化,是指在一定职业规范下行为的专业程度,主要指职业素养的习得。现代学徒制并不是简单地用生产替代学习,更不是用技术学习替代人的品质的发展。相反,学生在企业培训学习期间,可以更多地接受职业道德、岗位职责的教育,进而培养其良好的生产意识、质量意识及职业素养,将工匠精神内化为自觉行为,达到职业行为的专业化。工匠精神应该成为一种全民的价值观,人人执事敬,促使中国由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这是职业院校当仁不让的社会担当,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与努力。

 

 

2   德国人的工匠精神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姚先国

【出处】《人民论坛》2016年第18期

自从李克强总理在2016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以来,工匠精神就引起社会各界和广大企业的关注与热议。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德国和日本是世界创造业强国,也是工匠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典范。其中,德国的工匠精神历史更为悠久、影响更加广泛,且是日本引为学习的榜样。考察德国人工匠精神的特点和形成机理,也许可为我们弘扬工匠精神提供借鉴。

·德国的工匠精神在任何一个工作场所都可随时感受到

所谓工匠精神,就是认真负责、精益求精、止于至善的工作态度和敬业精神。这种精神在德国的任何一个工作场所都可随时感受到。笔者曾于1985年至1987年在德国进修学习,后来又经常去德国考察访问或研究、讲学,对此深有体会。德国人严谨守时,上班时间不做私事、不打私人电话,办事中规中矩,严格遵守相关规范和程序;医生看病、工作会见都提前约定,处理事情有条不紊;干活时聚精会神,旁若无人。有一次笔者在慕尼黑火车站候车,看到一个工人在装一扇铁门。他把门槽里的碎石、杂物一一清除,然后用毛刷把灰尘一点一点扫干净。那情形不像在干粗活,而像在做一件工艺品,着实让人感动。正是有这种普遍化的工匠精神,保证了德国产品的高质量、高性能,打响了德国制造的国际品牌。德国的汽车、精密仪器、高端装备、医疗器械等高科技含量的产享誉全世界,德国产品成为质优价高的代名词,使得德国长期保持国际贸易中的优势地位。德国产品为德国赢得了赞誉和尊重。

工匠精神不仅表现在德国物质产品生产过程,也体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笔者当年在大学学习时,如果找德国同学借笔记,拿出来的笔记都是工工整整,并分门别类装订在专门的听课笔记夹中。到任何政府部门办事,只要事先预约,到后通报姓名,立即就有人护送过去,根本不需要登记、查验证件等。这种工匠精神也自然而然地传递给下一代。1986年笔者在慕尼黑向住地一个中学生打听去丹麦阿尔胡斯怎么走,他马上掏出笔来,在纸上给我画出西北欧地区示意图和铁路行车、转车路线,给我耐心讲解,还时不时道歉:对不起,这个地方可能画偏了一点,让笔者既感动,又感慨。可以说,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已内化为德国人的思维模式,外化为行为准则,成为生活方式的有机组成部分,并潜移默化,代代相传。

·德国工匠精神不仅基于民族特性,更与国家管理制度密切相关

德国人的工匠精神有其历史与文化渊源,至少有三方面因素不可忽视。一是德国人的哲学思维。德国人思辨能力强,喜欢探究世界底蕴、寻求终极真理,出了许多伟大的哲学家,如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等。这种爱刨根究底的思维方式必然影响其行为方式。二是德国科技发达,曾是全世界的科学研究中心,爱因斯坦等科学巨匠的创造发明影响了世界进程。三是德国自中世纪以来手工业就很发达,直到1983年手工业还占到GDP11%。德国人动手能力强,很多人喜欢动手制作手工产品、自己盖房子。正是这种勤于思考、善于学习、崇尚科学、乐于动手的社会氛围和民族特性,成为工匠精神的肥沃土壤。

然而,仅把工匠精神归因于民族特性有失偏颇。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同为德意志民族,原民主德国的工匠精神就远不如联邦德国。笔者1986年第一次到东柏林时就深切感受到两德之间的差距。东德当时在经互会国家中人均生产总值最高,东柏林作为首都,又是东德经济水平、生活水平最高的。但一到东柏林,马上感到是另一个经济世界:物资短缺,商品价格便宜但种类少,服务态度差;上饭馆要排长队;买了几本书想邮寄,在西柏林是很方便的事,在东柏林却很麻烦,要向外跑商店买邮寄的箱子、带子、胶水自己包装,剩下的包装材料扔了可惜,带着累赘。两德统一后,笔者为研究两德统一中的经济问题,先后到柏林、莱比锡等地考察、访问,看到破败的工厂、凋敝的商店、冷漠的居民,不由得感慨万千。在联邦德国随时可以体会到的工匠精神,在东德却难见踪影。柏林附近的波茨坦市是当年斯大林、丘吉尔、罗斯福签署《波茨坦公告》的地方。笔者去时道路坑坑洼洼,楼房破旧不堪。最能说明工匠精神差异的是该市的大剧院。据陪同人员介绍,两德统一时,该剧院已经拆毁准备重修,地基已开始打桩了。但统一后的新政府认为,新剧院至少要达到使用百年的高标准,原设计太差,要推倒重来。新方案要3年设计、5年建造,但老剧院已经拆了,居民8内看不上戏,怎么行?市政府决定在新址旁搭一个临时剧院,以满足近8年的居民需要。那天笔者特意去参观了那座已投入使用的临时大剧院,见其功能齐备,舒适耐用,并非临时凑合。由此可见,国家的管理体制与治理机制是决定工匠精神的更重要因素。

·中国的工匠精神如何培育和弘扬

当前中国正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到迈向高收入国家,从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都迫切需要各行各业推出具有高竞争力、高吸引力的产品与服务,为中国经济的创新发展提供新动能。弘扬工匠精神尤显紧迫和重要。然而,工匠精神不是喊出来的,而是在市场竞争中打出来的;不是靠思想教育教出来的,而是内生激励机制重构激发出来的。最重要的措施在于:一是改革教育制度,尤其是职业技术教育体制,为现代工匠培养模式提供摇篮。德国的职业教育世界闻名,舍得投入,就业前途广阔,教师待遇优厚,值得我国借鉴。二是深化劳动力市场改革,打破仍然存在的劳动力身份壁垒,为人才自由流动创造条件。全面实施人才战略,改革劳动工资制度,让具有工匠精神的人才获得应有的市场评价。三是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让产品市场定价不受垄断势力干扰,不受非经济因素控制。要改革招投标制度,走出低价竞争陷阱。四是改善和强化规划管理。拆了建、建了拆的瞎折腾不仅极大浪费社会资源,也使建设部门的工匠精神变得毫无意义。五是强化产品和服务供应的问责机制,使假冒伪劣、投机取巧行为不仅无利可图,而且自讨苦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继续深化政府管理体制改革。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成为弘扬工匠精神、维护自身声誉机制的自觉践行者。

9

 

  

常德职业技术学院法规处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  联系电话:0736-7282640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湘ICP备05005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