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部门概况通知公告工作动态职教政策职教信息教学督导重点建设项目教学诊断与改进规划与实施学院主页
  首 页
部门概况
通知公告
工作动态
职教政策
职教信息
教学督导
重点建设项目
教学诊断与改进
规划与实施
学院主页
 
  职教信息
《职业教育信息汇编》2016年第13辑,总第100辑

发布日期:2016-12-21 作者:

 《职业教育信息汇编》2016年第13辑,总第100

◆中国职业教育的150

向世界发出中国职教的声音——“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座谈会综述

 

中国职业教育的150

【作者】吕景泉 米靖

【出处】《光明日报》2016年12月13日

导读:

中国近现代150年是一篇跌宕起伏的伟大史诗。职业教育伴随着一个半世纪的强国梦,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职业教育发展之路,在时光流转中留下清晰的历史印迹。谨以此文章,梳理中国职业教育走过的150年历程,纪念先行者,鼓励后来人。希望职业教育,为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开拓前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努力。

晚清职教发轫,抵御外侮

19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面对列强入侵,晚清政府被迫师夷长技,推行洋务运动以求强”“求富。兴办洋务教育,学习西文”“西艺,着力培养翻译、外交、律例、科技、电报、矿务、冶炼、机械制造、水陆军事等方面的专门技术人才成为当时要务。1866年,左宗棠奏请设立福州船政局,附设船政学堂,是为中国近代学校职业教育的开端。之后,具有实业教育性质的农、工、商、铁路、电报、蚕桑等各类学堂纷纷兴起。如张之洞所说不讲农工商之学,则中国地虽广,民虽众,终无解于土满人满之讥矣,确是当时情形之反映。虽然实业教育学制未定,各类学堂缺乏体系,但中国教育近代化的历程由此开启。

1902年颁定的近代首个学制《钦定学堂章程》虽未实施,但却将农工商矿等学堂首次统称为实业学堂。1904年正式颁行的《奏定学堂章程》建立实业教育系统,分为纵向和横向两个体系,明确各级各类实业学堂的入学条件、修习年限和培养目标。地方推进实业教育亦有清晰认识和举措,时任直隶工艺总局总办、有北洋实业权师之称的周学熙提出著名的工艺非学不兴,学非工艺不显工学并举方略。

民国初年,实利主义教育受到高度重视并被列为教育宗旨之一。蔡元培在《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中强调:实利主义教育,固亦当务之急者也。当时的民国政府颁行《壬子癸丑学制》和《实业学校令》、《实业学校规程》,将实业学堂改称为实业学校,实业教育职业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当时,民族实业家倡导和推进实业教育蔚然成风。曾任南京临时政府实业总长、近代民族实业家的典型代表张謇谓实业教育可达成救国之目的,以实业辅助教育,以教育改良实业”“苟欲兴工,必先兴学。实业与教育必须齐头并进、共同发展成为那个时代的重要认识。到1916年,全国实业学校525所,学生30089人。

民国职业教育,正式确立

职业教育一词始见于1904山西农林学堂总办姚文栋所论与国民最有关系者,一为普通教育,一为职业教育,二者相成而不相背,意虽精到,但却飞鸿一瞥。直到民国时期,民族资本主义的大发展不断推动传统产业结构发生变革,对职业人才的培养提出诸多新要求;欧美职业教育的飞速发展又给国内有识之士以全新启示,国人始将职业教育作为重要教育类型加以关注。

黄炎培是中国职业教育理论和实践探索者的典型代表。他明确指出仅在普通教育基础上强调实用根本无法解决中国问题,今后之富国政策将取径于职业教育1917年,他联合47位同仁发起成立中华职业教育社,引领和推进职业教育调查、研究和实践。由此,职业教育开始取代实业教育一词,并为社会所认可。

民国时期的职业教育思潮蓬勃兴盛。陆费逵、陈独秀、蔡元培、黄炎培、陶行知、晏阳初、梁漱溟、蒋梦麟、顾树森、邹韬奋、廖世承、何清儒、潘菽、郑文汉等大批知识精英,虽然学术地位崇高、贡献巨大、社会活动广泛,但都曾对职业教育产生过浓厚的兴趣,进行过深入的研究,贡献过重要的成果。许多成果,时至今日仍然不失其熠熠夺目的学术光彩。

黄炎培在上海创办的中华职业学校、梁漱溟的邹平乡农学校、陶行知的晓庄学校以及晏阳初的定县教育实验等具有深远历史与现实意义的教育探索,则是职业教育平民主义指导思想转化为实践的典范,其影响甚至远播海外。

1922年颁行的新学制,用职业学校取代实业学校,作为教育类型的职业教育在近现代中国正式确立。1929年颁布的《专科学校组织法》和《专科学校规程》是对职业教育制度进行的局部调整。1932年颁布的《职业学校法》则是对职业教育制度进行的全面充实和完备,职业教育制度不断中国化和本土化。

民国时期的中国现代职业教育,从无到有,几乎与世界现代职业教育同步并生。然而,军阀更迭、社会动荡、抗战军兴等时代因素又使职业教育步履维艰,无法持续稳定地发展,不仅时而停滞倒退,甚至许多发展成效刚刚显露便被破坏殆尽。

新中国职教发展,服务国家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发展职业教育、培养急需的技术人才,成为迫切的国家任务。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在涉及教育方针时明确提出注重技术教育。随后,构建起中等专业教育、技工教育、农业中学(职业中学)相结合的中等职业教育制度。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等职业学校数量虽适应不同时期经济社会的需求有所增减,但总体而言达到了遍布城乡的程度。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进入快速发展通道,国家确立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方针。

这一期间,一方面调整了中等教育结构,着重推进中等职业教育的发展;另一方面建立了以职工大学、技术专科学校为主的高层次职业教育。特别是到20世纪90年代末,伴随高等教育扩招,国家把高等职业教育作为发展重点,专科层次的职业教育蓬勃兴起。1996年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将建立、健全职业学校教育与职业培训并举,并与其他教育相互沟通、协调发展的职业教育体系的发展思路,以法律的形式正式确立。

21世纪初,国家重申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战略方针。20027月,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首次以国务院名义召开。面对新世纪之初职业教育的诸多问题和挑战,会议重申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战略方针,确定重点推进职业教育管理体制、办学体制、教育教学、学校人事制度和劳动就业制度等五项改革。党的十六大之后,中央提出把高技能人才培养作为人才培养的工作重点。这以后,落实大力发展和培育高素质技能人才成为职业教育发展的主旋律。职业院校要坚持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为导向,面向社会、面向市场办学,成为职业教育界的办学理念和办学方针。

200511月,以国务院名义第二次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发展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明确职业教育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教育工作的战略重点,确立了走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道路的国家战略。

当前时代史无前例,鼓舞人心

经历坎坷发展,中国职业教育取得了令全世界为之感佩的成就——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形成——职业院校达到13300多所,在校生近3000万人,每年毕业生近1000万人,就业率达到或超过90%20年来,职业院校毕业生超过1.3亿名,各级政府累计培训各类从业人员2亿多人次。技能人才成长的立交桥也初步成型,教育公平和终身发展得到保障。近十年,全国建成1200所示范性职业院校、近5000个实训基地,中等职业学校免学费政策惠及90%的学生,中、高职学校奖助学金制度覆盖面持续增加,农村、贫困和民族地区职业教育也得到加强。

同时,职业教育推行和落实多项重大改革举措:组建行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颁布并修订中等和高等职业院校专业目录和专业标准、积极探索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职业教育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

面向未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了职业教育十年内涵建设、质量提升的发展目标与任务。2014年,国务院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会议总结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道路的成功经验,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重大举措。当前,落实《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进行试点探索、有序推进,建设现代职业教育,步伐稳健,成绩斐然。

新世纪以来的中国职业教育无论在外延还是内涵,广度还是深度,规模还是质量,都是史无前例和鼓舞人心的。这不仅是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大潮中的主要亮点之一,而且是世界教育进程中深具特色、影响广泛的重要实践体系。

20146月,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作出重要批示,指出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大青年打开通往成功成才大门的重要途径,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这是中华民族历经150年艰难探索,对现代职业教育的关键性历史论断。

如今,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正成为新的时代风尚。现代职业教育要培育数以亿计具有专业技能与工匠精神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支撑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战略,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进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当前,职业教育为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输送了大批高素质劳动者;产教融合机制和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日益完善;双师型教师队伍培养培训体系构建完善。一个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职业教育发展格局已然成型。

机遇与挑战总是并存。当前,职业教育的发展水平仍然无法完全适应经济转型升级、产业结构调整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强烈需求和人民群众巨大的就业发展需求;职业教育法律法规仍不完备、管理体制仍需理顺;国家资格框架体系尚待构建;职业院校基础能力仍然薄弱且极不均衡;教师队伍专业化程度急待提高;行业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体制机制需要完善;职业教育内部及与普通教育之间的沟通衔接尚不畅通;人才培养质量的保障尚待科学化……

中国职业教育必须克难攻艰,突破前行!

回首凝眸,150年的道路磨炼了中国职业教育的历史自信、全球视野和国际胸怀。朝着崭新的目标,中国职业教育正稳步奋进。

 

 

2     向世界发出中国职教的声音

 ——“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座谈会综述

【记者】陈亚聪

【出处】《人民政协报》2016127

新闻背景

122,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以下简称“职教法”)公布实施20周年,总结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成就,分析新形势新机遇新挑战,谋划“十三五”职业教育改革发展工作,教育部、中华职业教育社联合召开了“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座谈会”。业内人士表示,座谈会恰逢其时,也将为加快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指明方向。

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规模职教体系

职教法的实施是推动职业教育发展最重要的顶层制度设计。会上,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傅惠民如是说。

19965月,职教法正式颁布实施,至今已经有20个年头。该法确定了职业教育的法律地位,规定了政府、社会、企业、学校、个人的义务和权利,明确了职业教育的根本任务、办学机制和管理体制,提出了发展职业教育的方法和途径等。职教法基于改革开放10多年职业教育发展的实践探索和政策积累,将有关发展职业教育的政策提升为国家法律,把发展职业教育的各方责任确立为国家意志。傅惠民说。

自此,我国职业教育开启了职业教育依法治教的新纪元,在20年时间里发展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据悉,目前,我国有1.2万余所职业学校,年招生规模接近950万人;在校生有2700多万人,毕业生有830多万人,非学历教育注册学生有5287万人;共开设约1000个专业,近10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

座谈会上,教育部副部长李晓红介绍,20年来,我国牢牢把握服务发展、促进就业的办学方向,坚持职普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的原则,大力发展中等、高等职业教育,共培养1.37亿名合格毕业生走上工作岗位。同时,还坚持学历教育与培训共举,每年开展各类培训上亿人次,有力支撑了产业发展、城镇化建设和人民群众脱贫致富

此外,我国职业教育逐渐健全专业随产业发展的动态调整机制,及时优化专业设置、教学标准、课程体系和教材教法。例如,近年来,依据时代发展趋势,新设互联网金融、云计算等专业。在一系列措施推动下,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不断提高,如中职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95%以上,高职毕业生毕业后就业率超过90%李晓红表示,在未来,教育部将与职教院校一起,紧密对接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调整优化职业教育布局结构,推动双高工程”——建成一批高水平的职业学校和骨干专业。坚持引进来走进去相结合,积极借鉴吸收国际先进经验,打造和输出中国职业教育品牌,扩大中国职业教育的国际话语权和贡献力。

校企合作,实现学校、企业双赢

国家的振兴离不开企业的做强做优做大,企业的做强做优做大离不开职业教育的发展,职业教育的发展离不开校企合作。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姚桂清的一席话引发多位与会人员的点头认同。

据了解,20年来,我国职业教育领域一直深度构建、践行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机制。李晓红表示,教育部联合行业主管部门、行业已建成62个行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推动组建了1300个职教集团,开展了165个现代学徒制试点,积极推行订单培养、厂中校、校中厂,产教融合发展、校企共同育人的局面基本形成。每年举办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已经成为促进校企合作的平台,成果展示的窗口。

职教法第一次把企业举办职业教育纳入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对企业和职业教育发展起到了双向促进作用。姚桂清表示,职教法为校企合作提供了法律依据,这不仅拓宽了学校的办学资源,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企业的发展。

据姚桂清介绍,中铁工职教集团在人才培养模式、工学结合、产教融合、订单培养、招生就业、师资队伍、资源共享等方面全面实施校企合作。如对接企业需求,优化专业设置。紧跟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和走出去的步伐,改革和设置急需专业,在高速铁路、城市轨道等现代建筑领域形成中高职共50个特色品牌专业。据统计,20年来,集团内各学校为中铁工、铁路行业和其他企业培养了十几万优秀经营管理和技术技能人才。其中先后承担中铁工副局职以上的企业高管就有百余人。同时,合作的院校还把企业员工培训作为重要的办学职能,仅2015年,就为中铁工培训生产一线急需的40个工种技能人才7000多名。各学校还通过技术开发与应用、技能鉴定、编制技师培训教材、举办技能大赛等形式,发挥了主动服务企业的优势。

此外,地方政府也逐渐意识到校企合作对推动职业教育发展、提升当地经济的基础性、战略性地位与作用。据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吴刚介绍,重庆紧紧围绕当地支柱产业、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和服务业、特色农业发展需求,调整职业院校专业设置,培养产业和市场急需人才。据悉,重庆市中职院校已建成97个重点专业、40个示范专业和15个特色专业,高职建成60个具有服务产业发展能力的产业,基本形成与区域经济和产业发展匹配紧密、覆盖广泛的专业结构体系。这些成果助推全市每年新增城镇就业70万人,有效提升了各类劳动者的增收致富、就业创业能力,也在一定程度推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对此,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建议,在未来,除了构建校企深度合作平台,以点带面,进一步推动更多行业内代表性企业和职业院校合作,还应充分发挥国家级培训基地、行业人才培养联盟和行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等组织优势,联合行业企业和职业院校等各方力量,共同开展技术技能人才培育提升工程。

专业技能、工匠精神两手抓

李克强总理对此次座谈会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加快培育大批具有专业技能与工匠精神的高素质劳动者和人才。其实,这也是20年来,职业教育一直坚定的原则之一:专业技能、工匠精神两手抓。

李晓红表示,近些年来,教育部一直推动各职业院校全面深化教学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把提高职业技能和培养职业精神高度融合,重视培育工匠精神,重视创新创业教育,致力于培养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过去,在很多人看来,职业教育是失败者的选择、是高考落榜生的去处,一些家长甚至担心孩子去了职业院校会近墨者黑,染上打架斗殴等坏毛病。正因为此,部分职业院校招生率一直不理想。其实不然,职业教育同样坚持育人为本,不止传授学生技术、技能,更追求学生全面发展。

学生培养过程中,职业院校尤其重视立德树人,弘扬工匠精神。据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李登万介绍,2011年起,学校在保证辅导员队伍的基础上,为每个班级配备一名班级导师,由学校领导、中层干部、教授担任,做学生成长成才的引路人。同时,在学生顶岗实习期间,还与企业基层党组织建立双汇报、双考察制度,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先后与16家企业共同培养新党员329人。学校还聘请大国工匠高凤林、8万吨航空模锻造机总设计师陈晓慈、中航集团材料失效分析首席专家陶春虎等专家,直接参与专业建设和教学实施,让学生在与之接触中,亲身感受、学习精益求精、脚踏实地、吃苦耐劳的大国工匠精神。

回顾职业教育20年历史,李晓红表示,除了成绩、经验,还必须认识到,职业教育仍然是教育领域的薄弱环节,面对国家发展战略新要求和产业革命新趋势,还需要攻坚克难、提升水平。而且,历经20年,职教法面临新环境、新任务,其相关内容和规定也需要应时代进步和事业发展进行丰富和更新。据悉,目前,修订职教法已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2015年上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还开展了相关执法检查。

与会人员表示,在未来,职业教育需要持续改革创新,加快提升现代化水平,进一步增强与经济社会和人民群众需求的契合度。要着力解决一些制约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坚持工学结合、知行合一,支持职业学校办出特色,引导学生走多样化成长道路,坚定走好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道路。与此同时,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指导下,职业院校要继续与企业结合一同走出去,培养本土化人才,向世界发出中国职业教育的声音。

  

常德职业技术学院法规处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  联系电话:0736-7282640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湘ICP备05005997号